最新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基于1+X證書制度的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建設進路


在職業教育大改革大發展背景下,課程體系建設依然存在著目標錯位與取向偏頗、融通不足與統整遲滯、標準模糊與管理僵化、評價失衡與主體缺位等問題。1+X證書制度為之提供了新的發展方向、建設思路和價值主張。

1+X證書制度被認為是“新時代職業教育制度設計的創新”“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模式的重要創新”“促進類型教育內涵發展的重要保障”。但是,如何實現1+X書證融通、創新1+X人才培養模式、以1+X證書制度推進“三教”改革及教育教學管理模式變革等方面的研究還相對較少,尤其是對課程體系的研究尤為薄弱,這不僅涉及1+X證書制度是否能夠真正落地、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目標是否能夠達成等核心問題,更事關現代職業教育改革的社會目標、發展方向與歷史使命。

盡管現有研究就1+X證書制度的現實意義、價值特征、邏輯內涵及運行機理等都做了較為深入地探討,但面對如何抓住該項制度設計的內在核心和邏輯關鍵,真正促進職業教育內涵式發展、全面提高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1+X證書制度依然是一項亟待探究及實踐的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制度。

一、我國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建設的現實弊端

課程體系一般是指“一個具有特定功能、特定結構、開放性的知識、能力和經驗的組合系統”,既是一個嚴密且相對獨立的運行系統,也是一個由多元要素構成的復雜系統樣態,它體現了人才培養的基本目標、基本內容、基本手段、基本形態等。其中,課程的基本功能是實現知識性、工具性、技能性、實踐性等教學目標,而體系的功能則是提供了一套有組織的機制以確保人才培養工作有序運行。有鑒于各類院校提供的最基本的服務和產品是專業和課程,課程體系便被視為“支撐人才培養目標和學生學習成果達成的核心要素”,其優化構建與有效實施具有內在牽引價值,是實現職業教育內涵式發展與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提升的重要基礎。

隨著新一輪技術革命的加速發展,越來越多的傳統崗位正在被機器替代,同時,新技能、新崗位因技術創新應用和產業融合而不斷涌現,對我國職業教育提出了新挑戰、新任務,職業教育課程體系的現實弊端更加凸顯。

(一)目標錯位與取向偏頗

當前,諸多職業院校課程體系的目標定位與價值向度仍有失偏頗。具體而言,首先,受制于傳統的以學科為中心的課程體系建設理念影響,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對產業變化及職業發展動向與趨勢的回應不足,專業間存在明顯的邊界,限制了學生的知識及能力結構。其次,在傳統的辦學模式和人才培養模式下,職業院校大多是按照統一標尺整齊劃一地培養人才,無形中限制了學生的成長空間和發展后勁,降低了畢業生在人力資本市場的競爭力。第三,現有課程體系普遍缺乏有利于促進學生個性化發展、拓展學生潛能和志趣、形成多元職業發展能力、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等方面的要素及內容設計,難以真正提升畢業生對社會的適應性,造成就業選擇面不夠寬。

(二)融通不足與統整遲滯

新經濟、新業態及藉此而來的新崗位、新技能均要求職業教育應面向未來布局新興專業,對自身課程體系做出變革。但當前的課程卻存在著結構斷裂、內容失當等問題。首先,長期以來,我國職業院校的課程受普教影響較大,在內容上過分堅持專業體系的嚴密性,條塊化、碎片化、單維化的學習比較明顯,注重了單技能的培養且應用性不強,難以應對外部高頻度的技術更新和快速變化的崗位要求。其次,職業教育體系內缺乏貫通培養機制,且不同層次之間溝通不暢,造成了課程體系及其配套體系事實上的割裂,難以形成銜接有序且互為補充的課程標準體系,課程設置也存在匹配性不足與重復性的問題。最后,由于管理體制機制、教師隊伍建設等多方面原因,課程體系變革不僅缺乏內源性動力,也缺乏課程統整的現實機制支持,很難打通課程結構與內容優化的“最后一公里”,無法滿足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的培養需求。

(三)標準模糊與管理僵化

現代職業教育是經濟、社會、技術等多元發展的產物,其課程體系不僅涉及課程結構,還應在道德、知識、技能等維度確立新的標準體系,更要促進職業教育從能力本位轉向職業標準本位,與之相適應的課程體系建設也應從外延標準階段轉向內涵標準階段、從非系統化模式轉向系統化模式,但就目前而言差距較為明顯。首先,我國職業教育領域缺乏統一的體系化專業標準、證書標準、課程分級標準等,難以為職業院校教育教學改革及課程體系建設提供規范的準則,課程體系建設比較混亂。其次,由于我國沒有建立起完善的職業教育標準體系,導致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邏輯起點模糊、發展紐帶缺失,且沒有真正打通互融、互聯、互認的人才成長“立交橋”,影響了課程體系建設成效。最后,受制于傳統單元式管理模式的影響,職業教育領域的管理體制機制依然比較僵化,不僅壓制了教師參與課程體系建設的積極性和話語權,也難以形成基于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一體化課程體系建設格局,無法在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之間建成協同運行機制。

(四)評價失衡與主體缺位

首先,我國職業教育評價體系的標準、形式還不夠完備,尚沒有真正意識到對課程體系及課程的系統評價才是人才培養質量評價的核心,對課程體系的功能及價值實現的評價不足,課程體系對人才培養目標的支撐度不夠。其次,作為用人主體的行業企業及第三方機構嚴重缺位,對課程體系設置、課程內容選擇、教學計劃實施、教學效果評價等都缺乏應有的參與度。最后,目前,質量評價多是靜態的,是基于課程體系的持續性和穩定性進行的,難以動態地跟進行業發展、崗位變遷及職業精神、職業態度等要求,對真實職業場景、跨界整合能力、未來發展性等方面的評價不足。

二、1+X證書制度下職業教育課程體系的建構邏輯

(一)發展訴求:新職業教育呼喚新課程體系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明確了職業教育是一種類型教育,不僅給了職業教育一個明確定位,也提出了明確的改革發展與轉型要求。然而當下,職業教育人才培養供給側改革進程落后于經濟社會發展和產業結構調整升級步伐,最終則要歸因于職業院校的專業及課程體系及相關改革實踐難以快速適應外部環境變化。為了改變這種狀況,實現職業教育之目的與價值,就要從加快職業教育新課程體系建設入手。

(二)書證融通:新制度設計提供新建構思路

隨著經濟社會轉型、產業結構變遷和科技革命發展,職業教育到了重構其專業及課程體系的關鍵時刻, 1+X證書制度成為課程體系建設的“粘結劑”和“連通器”:職業教育人才培養過程可以適應和滿足作為類型教育的內在結構、發展規律與環境需求,職業教育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與水平會顯著增強,多元社會力量參與職業教育辦學的內在動力會被有效調動與激發,與此相關的國家資歷框架制度及終身教育制度體系會有實質性突破……這些便是1+X證書制度的內在邏輯或價值指向。

(三)應有之義:新課程體系遵循新價值主張

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具有“能力的職業性、工作過程的實踐性、職業培養的開放性”,而1+X證書制度體系又將成為一個完整、動態、均衡的復雜生態系統,需要以“社會—教育—生態系統”的視角加以審視。那么,面向1+X證書制度的職業教育課程體系應有何種價值主張和取向呢?結合其所具有的復合性、融通性、協同性、開放性、終身性等邏輯特征,基于1+X證書制度的政策內涵,認為應在以下幾個方面彰顯其獨特價值:一是基本價值要滿足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目標的需要且運行有序;二是社會價值要能化解人才供給側與人才需求側間的結構性矛盾,形成產教融合發展格局;三是專業價值要體現專業領域尤其是跨專業領域的整體性繼承、揚棄和發展;四是特色價值要能夠反映職業院校人才培養及辦學治校育人理念、優勢、背景等獨有特色;五是發展價值要體現學生以能力為本位、以職業為核心的主體性發展、全面發展和終身職業發展;六是引領價值要能夠適應經濟社會未來發展變化的需要和可能,使學生增加就業本領和職業選擇機會。

三、基于1+X證書的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建設實踐進路

面向新時代我國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方向和定位,課程體系的優化與重構要遵從理念、研究及行動相統一的方法給予系統觀照并構建實施對策。應基于1+X證書制度的內涵和邏輯,以開放、多維、整體、交互的視角,對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建設中存在的問題“對癥下藥”,探尋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優化及重構的實踐進路。

(一)定方略:堅持問題導向,確立課程體系建設的基本思路

職業院校必須充分認識到一流的課程體系是高水平職業教育的基本特征與重要基礎,構建一流的課程體系是適應新時代、新經濟、新形勢以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及國家戰略、解決職業教育發展中現有突出問題的現實需要。

首先,要以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院校建設為引領,借鑒國際先進職業教育辦學模式和課程體系建設經驗,打造具有國際視野、前沿內容的新課程體系,著力升級改造自身辦學能力和水平,切實提高課程體系的多元化“發展性”。

其次,要以辦學定位為宗旨,基于社會和市場對職業教育畢業生核心素養的要求,精準對接產業鏈、創新鏈,瞄準區域內戰略性產業、重點行業,突出就業創業能力、分析解決問題能力、職業發展能力、社會適應能力等方面素質的培養,切實提高課程體系的多維度“服務性”。

再次,要以自身為主體,積極開展課程體系的統整,打破專業壁壘,使知識和實踐接近于現實世界,將專業領域的學習落實到真實情景中,促進課程體系優化與學生發展、院校發展及社會發展良性互動,切實提高課程體系的多層次“統整性”。

最后,要堅持“以人為本”的理念,突破現有僵化的課程體系,將其由剛性向柔性轉變、由矩陣狀向網絡狀轉變,打造類型多樣、要素完整、功能齊備、生動多彩的職業教育課程體系,設置更為彈性的學習方案和靈活的學習方式,切實提高課程體系的“豐富性”。

(二)優結構:堅持融合互通,調整課程體系建設的總體框架

從我國職業教育發展歷程看,大致經歷了面向職場實踐、偏離職場實踐和回歸職場實踐三個階段。這種回歸的本質就是要面向職場構建滿足行業企業需求的課程體系,這與1+X證書制度“書證融通”的內涵要求是一致的,這亦為課程體系建設規定了主體方向和要求。

首先,以職業要求、行業發展、經濟社會發展為依據,打破“普教化”人才培養體系和“單一化”人才培養方式,構建與職業院校辦學定位、人才培養目標相符合的多類型、多層次的異質性人才培養體系,促進職業教育體系功能多樣化。

其次,以能力培養作為新職業教育課程體系的建構邏輯,面向職業發展,全面了解職場生產實踐過程,掌握全周期、全流程的生產邏輯,確定所培養的人才應具備的知識、素質和能力,加強現代信息技術應用思維及跨界融合能力培養,優化現有課程體系。

最后,以模塊化為新職業教育課程體系的組建方式,將人才培養目標逐層分解,注重通識教育模塊與專業教育模塊之間、理論課程與實踐課程之間的相互銜接和融合;強化合作共建課程模塊,按照技術技能等級要求對學歷教育課程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課程進行融合互嵌,形成完整的新專業課程體系。同時,要將發展能力培養貫穿于整個課程體系,增加方法論課程,著力增強學生的團隊協作能力、動態適應能力、解決復雜問題的能力、創新創業能力、職場勝任力等。

(三)強課程:堅持特色發展,夯實課程體系建設的核心內容

新職業教育課程體系設計要將“職業化”貫穿始終,1+X證書制度的落實要通過“1”與“X”的有機銜接來實現,它們的具體載體都是課程。為此,體系內所有課程的目標、內容、組織等都要圍繞服務學生職業生涯發展、適應產業發展來進行融通性、特色化設計。

首先,要注重課程交融性和綜合化。根據產業發展變化及課程目標的需要,對有關“1”與“X”的教學內容予以滲透、更新、融合,優化重組為新課程。

其次,要注重課程的應用性和項目化。細致考慮院校內部、院校外部、社會環境等多方力量對課程建設的綜合影響,充分理解行業企業對人才培養的具體要求尤其是差異化、特色化要求,將課程建設置于行業企業真實生產情境之下,讓學生“真刀真槍”地解決真實問題。為此,對實踐性強的課程,可以按照新工科的思路,構建知識能力矩陣,以項目為基礎、以解決實際問題為導向、以“領域—任務—能力”為主線開展課程設計。

最后,要注重課程的發展性和動態化。課程要能夠應對快速變化的發展環境并適應不同的學習情境,要注意課程間的橫向銜接、縱向聯通,可以使需求多元的異質性學習者“在正式教育情境和非正式教育情境、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與培訓之間自由切換”,這對于保障學習者順利接受各類各級教育培訓、實現終身學習、支持終身職業發展至關重要。

(四)提質量:堅持多元協同,凸顯課程體系建設的價值功能

首先,要面向快速變化的產業結構和經濟形態推進多元協同育人,有針對性地加大與行業企業的合作,校企合作共同研制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及其等級標準,全面促進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的有機融合。

其次,要面向高質量發展和高品質學習構建新職業教育質量觀,要促進學生個性發展與全面發展相統一,要調和合格性評價與等級性評價間的矛盾,要推動職業教育評價走向發展性評價;要轉變評價模式,增強評價主體的專業性,激活行業企業、第三方評價機構等參與評價的活力;要從過多關注職業院校辦學規模向重視職業教院校的貢獻率和收益率轉變,強調職業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耦合性和嵌入性。

最后,職業院校要切實轉變發展思路,要主動推進人才培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圍繞高水平辦學、高品質合作、高質量就業尋求多元辦學力量的支持,形成職業教育命運共同體,全面提升人才培養質量。

(五)建機制:堅持改革驅動,完善課程體系建設的支持保障

首先,要抓住標準建設優化相關制度設計。在“以質量為核心、以標準為抓手”的職業教育發展新時段,建立健全科學合理具體化的職業教育標準體系,以之作為指導教育教學改革的核心,據此建構新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并指導、規范、推動教學實踐活動的發展,形成人才培養與社會需求間的良性循環。

其次,要抓住“立交橋”建設完善資歷框架制度體系。借助于1+X證書制度試點工作,將終身教育體系建設從規劃層面推向落地實施,搭建統一的國家資歷框架及學習成果認證體系,全面開通學分累積與轉換系統,暢通各級各類人才成長發展通道。

最后,要抓住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加快破除職業教育發展的行政性政策性壁壘。推動政府加大放管服力度,形成多元主體共建共治共享的職業教育新治理格局。

四、結語

面向新一輪職業教育大改革大發展的時代潮流和歷史方位,要深刻把握1+X證書制度及“書證融通”的內在邏輯、政策意蘊和根本使命,將其作為破解當前職業教育現存問題的有力工具,視為一種推動職業教育課程體系改革創新的思維理念和轉換范式,成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內核支撐和實現載體,并藉此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在開展新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建設的同時,須統籌推進相應的改革創新工作,尤其是與之相應的“三教”改革,深入關切辦學模式、教學組織形式等改革,還應在不同層面確立多重制度保障。唯有如此,方能保證新時代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目標的實現,為社會供給高素質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

 

 本文摘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20年第32期。南旭光,張培.基于1+X證書制度的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建設:問題、邏輯與進路[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20(32):5-10.


電話:0351-5665697 地址:太原高新區晉陽街聯合大廈A座4單元1203號
傳真:0351-5665697 郵編:030006
Copyright ? 山西凱西科技有限公司 晉ICP備16007745號-1
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一区